落马书记王仕斌:首个财产被全国人民知道的官员

落马书记王仕斌:首个财产被全国人民知道的官员

落马书记王仕斌:首个财产被全国人民知道的官员

新疆阿勒泰市委原书记王仕斌
新疆阿勒泰市委原书记王仕斌

  微信公号“团结湖参考”9月20日消息,“他是第一个财产收入被全国人民都知道的官员。”

  说起新疆阿勒泰,说起它美丽的自然风光,比如这里最大的淡水湖和壮阔的草原,估计很多人会有很深的印象。但要说到这里的反腐,小伙伴们可能就没什么印象了。实际上,十八大以来,阿勒泰最惹人瞩目的落马官员,也就是今年6月份刚刚被宣布调查的王仕斌,他是阿勒泰地委原委员、阿勒泰市委原书记。注意,阿勒泰市是阿勒泰地区下属的一个县级市。在反腐这个热话题下,值得关注的地区和人物实在太多了,这么冷门的一个地区和人物,实在引不起大家的兴趣。所以,在9月18日王仕斌被宣布双开之后,好多网站虽然转发了这条消息,底下却一条评论也没有。

  但是,如果谁要说起反腐的历史,阿勒泰却又是一个非常值得说道的地名。那是在2009年,在这个地区市委书记吴伟平的努力下,阿勒泰成为中国首个推行官员财产申报和公开的地方。如果说公开是最好的阳光防腐剂,那么,在我们国家反腐历史上试着感受这第一缕阳光的,正是阿勒泰。虽然说这个制度的试水,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吴伟平个人的努力,而且在吴2009年突然去世之后便遭遇挫折,很快在当地黯然退场,但这个破冰之举的确功不可没,阿勒泰也从此被载入史册。十八大以后,官员财产申报与公开,再次成为热点,并且在广东等地试点,得到进一步推进。

  其实,当年阿勒泰因为这事可火了,各种报道、评论铺天盖地,它的破冰之举,被人称为“阿勒泰实验”,只是互联网时代,我们比较健忘罢了。

  我们今天对王仕斌这个名字感到陌生,但各位或许不知道,伴随财产公开制度的试水,第一个财产收入被全国人民都知道的官员,正是王仕斌。当年阿勒泰地区推行的是《县(处)级领导干部财产申报的规定(试行)》,王仕斌当时是阿勒泰市委书记,所以他的公开财产申报表最显眼,被媒体广泛报道,现在还能从网上搜到这个表格。

  阿勒泰破冰7年之后,王仕斌还是市委书记,只是多了一个地委委员的身份,但他如今却不再清廉,而是被纪委从报表里拉了出来,现了原形。而且,从最近公布的违纪事实来看,王仕斌这原形现得实在够惊悚。为什么这么说?因为自从去年10月份《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》公布实施之后,被通报违反“六大纪律”的官员不少,但要说“六大纪律”全部违反的“全科”官员还是比较罕见的,但王仕斌正是其中之一。从政治纪律、组织纪律、廉洁纪律,再到群众纪律、工作纪律、生活纪律,不该违反的纪律,他是违反了个遍。这样一个真实的形象,和当年他自己在公开的财产申报表里给自己描画的形象相比较,相差多么遥远。

  这事或许也从一个侧面说明,公开的官员财产申报制本是个很好的机制,但它仅仅是个开始,如果没有配套的倒查和追责机制,它很可能成为官员表演清廉的合法手段,被贪官们利用。

  王仕斌,这个新晋的全科违纪官员,自踏入仕途以来,就没有离开过阿勒泰地区,从阿勒泰市供销社的秘书,一步步爬上阿勒泰地委委员、阿勒泰市委书记的位子。

  这样一个官员在当地的人脉和根基肯定是非常深厚的,但或许也正是凭借这一点,他才有可能在当地如此肆无忌惮地违纪而毫无畏惧之心,甚至在十八大后仍不收敛、不收手。纵观过去罕见的几个情节恶劣、全部违反六大纪律的官员,一般都是在某个地方摸爬滚打多年、凭借关系网就能轻松行事的“地头蛇”。比如,处分条例修订以来首个违反全部六项纪律的落马官员、武汉钢铁(集团)公司原党委书记、董事长邓崎琳,就是如此。再比如,安徽芜湖卷烟厂原厂长王龙明也是一样,在当地深耕细作30年,直至一把手,树大根深。不过,不是不报,只是时候未到,伪装再深,抵抗再顽劣,总有露出尾巴、应声落马之时。

  王仕斌的落马,我不知道对于那些还记得当年往事的人们,是否会有点小小的冲击。其实在阿勒泰首次试水之际,就有不少人对这事表示担忧,很多人不太相信这种官员财产申报的真实性。现在,王的落马果然不幸地“验证”了这种担忧。如今的王仕斌被证明是个“全科”违纪官员,可当年的他在申报表是多么清廉啊:工资:21036元/年;各类奖金、津贴、补贴及福利费:24835元/年,除此外,再无任何额外收入。尤其在“利用职权收礼”那一栏里,那个大大的“无”字,很多人至今都可能还有印象,现在这个字无疑成了最大的讽刺。不过,无论如何,不能对这项机制本身失去信心啊,王的落马只是提醒我们财产申报与公开机制还需要进一步完善。